• <td id="a062e"></td>
  • <bdo id="a062e"><center id="a062e"></center></bdo>
    <xmp id="a062e">
    <table id="a062e"><table id="a062e"></table></table>

    奶農集體逃離養牛業

    admin6個月前養牛209

    奶農集體逃離養牛業

    從歷史的眼光看,我們在農業生產關系上的改革進行了近六十年的試驗,但我們至今仍然不敢說徹底解決了這方面的問題,但如果我們換個思路想想,小平同志說,科學技術也是生產力嘛!生產力的發展才是社會發展的原動力。也許會是另一種天地。當懷揣著“每頭牛每年至少能帶來3000元純收入”財富夢想的奶農們經歷了飼養成本上升、原奶收購價格下滑的打擊,以及面臨“負債”、“破產”等嚴酷局面時,他們總結出“奶擠得越多,虧得越大,牛養得越多,賠得越厲害”的順口溜,最終奶農們選擇了“逃離”奶牛養殖業。
    本報記者調查發現,雖然乳品企業壓低原奶收購價直接導致了奶農們的蝕本,但乳品企業也有一肚子苦水:各生產環節的成本上升、惡性競爭下的零售價格低迷……
    盡管奶農和乳企各自都有難言之處,但在利益鏈上,“虧損壓力”的傳導方向始終都是從乳品企業滑向奶農。這種畸形的傳導體系背后揭示出中國的乳業上下游之間長期缺乏的“利益共同機制”。

    一線調查
    中國奶農在“乳業牛市”中破產
    一個個養牛小區的鐵柵欄門緊鎖著,一排排牛舍空空如也,一片片奶牛飼養基地已被茁壯成長的玉米占領。
    這是記者7月9日在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鎮的奶?;乜吹降膱鼍?。
    曾經中等收入的農民,在擁有幾十頭黑白花奶牛、經歷了近幾年奶價“過山車”式的大起大落后,不得不接受“破產”、“負債”的結局。
    據記者調查,目前舍伯吐鎮當地超過一半的奶農正“逃離”奶牛飼養業,他們或重新務農,或轉而飼養價格看漲的豬,或是出走他鄉打工還債。
    “牛吃的是血汗,擠出的是白水”
    老趙的噩夢從黑白花奶牛開始。
    早在2003年時,一家大型乳品企業為了拓展奶源基地,與內蒙古通遼市政府達成協議,入駐通遼市,同時在當地成立乳業公司。
    通遼市當時大約有1000戶奶牛養殖戶,該乳業公司與政府聯姻的目的,就是為了鼓勵農戶、下崗職工以及有一定資金實力的人們參與奶牛養殖,而政府和該乳業公司給予各種優惠政策。
    據老趙回憶,當時的宣傳口號是:每頭牛每年至少能帶來3000元的純收入。如此算來,10頭就是3萬元,100頭每年就能盈利30萬元。
    在盈利公式的刺激之下,通遼市轄各旗村鎮的人們紛紛轉行,開始養殖奶牛。
    老趙,名趙玉銘,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鎮人。2003年,當趙玉銘的生活開始蒸蒸日上時,中國的乳品行業正在“瘋狂”地展開爭奪奶源地的大戰。前述乳業公司正是此時通過當地政府,號召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的人們飼養黑白花奶牛,并在通遼市各鄉鎮建立牛奶收購站,奶站院內建養牛小區,奶農可申請在養牛小區內自建牛舍。所有牛奶由奶站集中采收,然后向乳業公司供奶。
    趙玉銘是在2004年下半年買下了當地農業銀行拍賣的45頭牛,總價45萬元,趙玉銘只有通過當地農行貸款才能買牛??茽柷咦笠碇衅燹r業銀行支行向趙玉銘提出的條件是,趙須以房產做抵押,先支付15%的訂金,即7萬元現金,銀行便可提供其余85%的貸款。
    2004年11月,趙玉銘辦理房產估價時得知其旅店和牛舍的估價額不能全額抵押,趙玉銘只有向鄰居老郭求助。鄰居老郭同意將家宅和其名下的修理鋪作為抵押。老趙這才湊齊了購牛所需的全部貸款。
    根據奶農、奶站、乳業公司所簽訂的三方協議,2004年至2007年,乳業公司向奶站收購牛奶的價格預定為1.72元/公斤。不幸的是,在此之后,1頭牛每天需要的近10斤飼料的價格開始不停地在上漲而原奶收購價卻降到過1.6元/公斤。
    “牛吃的是血汗,擠出來的卻變成了白水?!崩馅w形容說。
    飼料價格不斷上漲的同時,乳品企業之間的促銷大戰也硝煙彌漫,在超市中出現過牛奶比水賤的怪現象。
    2004年6月至2007年6月,3年時間里趙玉銘通過向乳業公司供奶收入6萬元,出售公牛犢收入3500元,總計收入63500元。而在這三年里,趙玉銘建牛舍、購買草料、藥費及配種、飼養員工資等開支總共345000元,3年虧損額達281500元。除此之外,還有更嚴重的蝕本。趙當初先期定金及抵押貸款45萬元買來的45頭奶牛,3年下來總的利息已達8萬元,在2007年年底,趙玉銘無奈將45頭牛全部轉讓時,只賣了14萬元,一進一出外加銀行利息,使趙玉銘虧掉39萬元。
    最終,趙玉銘不堪成本壓力,以菜牛的價格處理掉了45頭奶牛。當初45萬元買來的奶牛,現在只變賣了14萬元,平均每頭2500元。
    目前,失去了房子和一生積蓄的趙玉銘,跨進了他人生第53個年頭,他決定將老伴留在舍伯吐鎮郵局旁邊租來的房子里,趙玉銘自己獨身一人去了沈陽打工,接下來的歲月里,他要為貸款而勞作。
    成本壓力強“?!彼y
    據了解,直到2008年1月,原奶收購價格才開始有所上漲,而在此之前,養牛戶已出現大面積虧損。奶農在不堪重負下宰牛賣牛的事時有所聞。
    王文達是舍伯吐鎮上另外一位養牛大戶,但這已經成為往事。王現在每天的重點工作是去地里照看他的莊稼。
    “以前我們在鎮上開招待所、飯店,住的是樓房?!闭驹谝慌排I崆暗脑鹤永?,王文達的妻子指著旁邊的兩間簡易房,“要不是因為養牛,我們現在能住這破地方!走錯一步??!”
    王文達的牛舍中,最多時有20多頭黑白花奶牛,這些奶牛的平均購買成本價都在1萬元以上,四五年過去了,王文達還遠遠沒有收回成本,最終奶牛被一頭頭低價處理掉了?,F在,他的牛舍就要改為豬圈了:處理掉剩下的奶牛;飼養價格看漲的豬。
    “今年上半年牛奶收購價倒是從以前的0.8元/斤漲到了1.3元/斤,可是很快就落到了1.2元/斤,誰知道以后還會怎樣?!蓖跷倪_的妻子抱怨。
    記者了解到,幾年間飼養奶牛用的玉米從0.5元/斤漲到了0.9元/斤,豆餅從2500元/噸漲到了3800元/噸(相當于從1.25元/斤漲到1.9元/斤),精飼料從每斤0.8元漲到了1.2元,此外水電價格也已上漲超過10%。一頭成年母牛一天需要的40公斤粗、精飼料以及人工、水電等費用,總計將近60元,這就意味著,在當前原奶收購價為2.4元/公斤的狀況下倒推計算,一頭牛每天要出產25公斤牛奶才剛剛不賠本。
    “每天都能擠25公斤奶水的奶??刹欢嘁姲??!备屚跗迵牡氖?,原奶收購價格雖然漲了,可不知道什么時候還會突然落回去。
    “還有,乳業公司收奶時定的各項標準特別多,如果原奶質量不達標,就要降價收購?!蓖跷倪_的妻子還記得,在牛奶收購價格還是0.8元/斤的時候,如果檢測出原奶有一項指標不達標,收購方就只給出0.5元/斤的低價。
    “這個價格實在賠得不行,我就賭氣不給他們??赡敲炊嗄桃膊蝗绦牡沟?,我就騎著摩托車跑一天,零賣400斤奶,回來后渾身酸痛?!边@種記憶令王妻終生難忘,也讓她對飼養奶牛有了一種抵觸和恐懼。
    自2003年而始的養牛熱,因政府的鼓勵、企業的宣傳以及誘人的贏利前景的刺激而興起。
    事實上,當年各個鄉鎮都下達了養牛的任務。蒙古族奶農馬兆瑙(音譯)告訴記者,2003年出臺飼養奶牛優惠文件的同時,上級政府還給各個鄉鎮下達了養牛的任務,“舍伯吐鎮的任務是養500頭奶牛?!?br /> 而今,剛剛過了不到五年,鎮上僅有的兩個養?;?,一個已經全部將牛賣掉關閉了,另外一個也就是馬兆瑙所在的奶?;?,基地內14個養牛小區,已經有8個小區完全退出,“基地內從鼎盛時的200多頭奶牛,減少到了現在的不到100頭?!?br /> 馬兆瑙所認識的大多數奶農,都是在2003年前后從各行各業轉行干起奶牛養殖的,在這股熱潮下隨波逐流,奶農們的命運也隨奶價沉浮。
    記者了解到,目前的狀況是,全通遼市大約5000戶奶牛養殖戶,其中70%的奶農的收入只能達到1年1000元/頭,另外30%均處于虧損狀況。越來越多的奶農都在想方設法退出這個行業。
    “不管價格怎么回升,我也不養牛了”
    被奶?!皞绷说哪剔r,大批地逃離奶牛飼養行業,這種狀況不僅出現在內蒙古。在新疆奶牛大縣呼圖壁縣,一些奶農不堪成本提高、奶價波動的風險,開始大量出售奶牛。在山西傳統的奶牛飼養區山陰縣,奶農們將奶牛送進了屠宰場。
    2007年8月,飼料價格已經持續上漲了一段時間,飼料價格上漲直接傳導給了生豬,豬肉價格翻了一番。但與此同時,同樣需要飼料的原奶收購價格卻原地不動,這種狀況從2006年開始,一直持續到2007年8月。這期間,乳品企業的低價促銷以及捆綁銷售卻在各地市場頻繁推出,這又造成不正常的原奶低價收購更加難以改觀。
    “奶擠得越多,虧得越大,牛養得越多,賠得越厲害?!边@句奶農編的順口溜反映了他們普遍的遭遇,因此內蒙古、河北以及山西等地區出現了集中宰殺奶牛的現象,一些母牛犢被直接批量宰殺。
    更悲哀的是,當全球農產品上漲,奶業迎來歷史最好的發展機遇,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國外奶農收入翻番時,中國奶農卻在抹著眼淚賣牛宰牛。
    根據統計,國際市場牛奶價格在過去10年中漲幅不過20%,而在2008年的前三個月里漲幅超過了100%。此輪兇猛漲勢的背景,是全球通貨膨脹尤其是農產品價格大幅度上漲。
    “國內奶農承受著與國際奶農同樣高價格的飼料成本,而國內的原奶收購價格卻上漲有限?!币晃粯I內人士指出。
    奶牛營養博士喬富龍認為,中國乳品安全的巨大責任,實際上是由高度無組織而又最為無助的廣大奶農在承擔。
    近日,內蒙古蒙牛乳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楊文俊表示,預計奶價下降不會持續很久,包括新希望乳業控股總經理李成云在內的多位行業人士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有業內人士預測,原奶價格預計入冬后將回升。
    “不管價格怎么回升,我們也不養牛了?!币呀浽谏蜿柎蚬さ内w玉銘回應記者。
    新聞DNA
    乳企惡性競爭引發利潤集體下降
    “乳品企業不是惡魔?!蹦剔r被擠壓的同時,一家乳品企業的負責人也有一肚子苦水,“ 原奶收購價格、包裝成本、運輸成本、人力成本、輔料成本以及營銷成本,哪一項不在大幅度上漲?”
    但奇怪的是,在終端市場上,乳品企業卻并不敢輕易提價。
    成本倒逼
    成本上漲的煩惱,從第一環節“原奶收購”開始,便對乳品企業進行滋擾。
    2008年,以內蒙古地區為例,原奶收購價格從0.8元/斤已經上漲到了1.2元/斤,上漲幅度達到了50%。
    乳業公司收下鮮奶后,原奶要裝上奶罐車運輸到加工廠,這個環節的主要消耗的是汽油,而汽油價格在最近兩次價格調整中上漲幅度就超過20%。
    原奶送抵工廠后,要經過殺菌冷卻,其間消耗的電價也已經上調。
    最后,牛奶送上包裝流水線,所用的百利包(塑料)和利樂枕、利樂磚等價格均有不同幅度的上調。
    以上各個環節中,必不可少的人力成本,在漲幅最大的地區,1年內上漲幅度達到了50%。
    “牛奶下線后,成品奶從工廠經冷藏物流車運輸,最后在超市上架,交進場費、堆頭費等,還得讓乳品企業掉一層皮?!眱让晒拍橙槠菲髽I負責人訴苦,今年以來,這家乳品企業的營銷費用已經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0%。
    與此同時,乳品企業在終端市場上的銷售價格上漲幅度有限,一般控制在25%以內,小心翼翼地維持著價格和市場份額之間的平衡。以蒙牛和伊利為例,兩家企業的利樂枕小包純牛奶原價為1.8元、1.7元,經過兩次調價后,目前價格為2.2元、2.0元,上漲幅度為22%和18%。
    上述內蒙古某乳品企業的負責人估算,從2007年初開始,乳品企業的成本上升幅度已經達到了40%~50%,而終端市場的零售價格最多上調25%。
    河北乳品企業三鹿集團的年報顯示,2007年,其主營業務收入達到了100億元,同比增長15%,但是利潤下降幅度卻達到了兩位數。根據河北省食品工業協會統計數字,2007年,河北省乳制品行業銷售收入達到了197億元,同比增長35%,但是利潤卻下降了17%。顯然,在企業成本急劇上升的同時,終端市場的激烈競爭,使得牛奶成品價格上調空間縮小。
    市場份額之爭
    “目前我國大型乳品加工企業的利潤率只有3%~7%左右。由于乳品加工企業在銷售市場上的殘酷競爭,大部分中小加工企業處于虧損狀態?!敝忻滥膛Q芯恐行闹魅卫顒倮f。
    盡管承受著各種成本不斷上漲的壓力,乳品企業卻并不愿動用上調零售價格的手段。
    相反,最近在超市賣場內各大乳品企業反而在下調價格,乳品買贈、打折等促銷活動愈演愈烈。
    在北京朝陽區一家京客隆超市內,原價40多元的16包光明優+純牛奶,打出了19元的促銷價。蒙牛、伊利等品牌的奶產品也不甘示弱,買贈活動花樣迭出。
    “這是市場份額之爭在做祟?!鄙虾c懱ゃ懹^乳業營銷咨詢公司總經理勞兵認為,這個行業內的市場份額之爭被看做是未來的生死之爭。
    以北京為例,在市場份額之爭中,最慘烈的戰斗發生在蒙牛、伊利、光明和三元之間,四家廠商的同一種類乳品,價格通常相差很小,如果其中有一家降價,其余三家馬上跟進。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幾家乳品企業背后,都若隱若現地游走著資本的影子。這些資本方的獲利欲望,不斷驅趕著企業絞盡腦汁搶占市場份額,以使企業規模得以擴張。
    以蒙牛為例,2004年上市前夕,蒙牛與外資股東摩根·斯坦利、鼎暉和英聯投資簽訂協議:蒙牛要在未來3年內年復合增長率達到50%,否則蒙牛管理層就必須將所持7.8%的公司股權7830萬股,轉讓給三大外資股東。自此,蒙牛開始了瘋狂的擴張。2005年,蒙牛收入突破108億元,比2004年增長50.1%,2006年收入162億元,比2005年又增長了50%, 2007年蒙牛收入達到了213億元,比2006年增長31.2%。3年時間,蒙牛收入暴漲296%,與此同時,蒙牛也登上了中國乳業第一品牌和最大市場份額的寶座。
    漲價悖論
    2008年3月26日,國家發改委發布公告,同意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和石家莊三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分別向國家發改委提交的提高部分純牛奶價格的申請。此次申請中,光明和三鹿的提價幅度分別被允許為14%和10%。
    這一公告,事實上宣布了政府對牛奶零售價格的放開。但是,乳品企業自身卻陷在了高成本壓力和無法相應提價的兩難之中。
    讓企業不敢輕易提價的原因,除了上述市場份額之爭、收入增長的壓力外,還有產奶高峰和消費高峰期總是不合拍的因素。在乳品行業,每年10月至第二年4月,被認為是枯奶期,奶牛產量只有高峰期的三分之一,但是這個時期卻是牛奶的消費高峰期。4月份以后,天氣變熱,原奶生產高峰期到來,同時也是乳品企業的生產旺季,但是這個階段卻是公認的乳品消費淡季。
    此外,牛奶是一種具有消費彈性的產品。大幅度的提價,勢必會影響總體營收和乳品企業規模擴張,而這兩者都是乳品企業或者其背后資本方所特別看重的。
    國家統計局的數字顯示,全國城鎮居民人均乳制品消費量已經開始下降,2006年,人均每季度乳制品消費量為6.37公斤,2007年為6.5公斤,而2008年1季度消費量下降為5.7公斤,與2007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為12%。
    上述京客隆超市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進入2008年4月份以后,保質期到期時還未銷售掉的牛奶,數量明顯增多?!翱赡苁且驗榕D虧q價了,影響了消費?!币虼?,在銷售受挫的現實下,盡管各種成本高企,乳品企業還是不得不選擇降價促銷。

    新聞視界
    “利益捆綁機制”缺乏
    奶農與乳企:由“共贏”走向“互損”
    “本來應該是一個產業鏈上的共贏體,卻變成了無時無刻不在斗的矛盾體?!边@是農業經濟學會會長段應碧對中國目前乳品企業和奶農關系的感嘆。
    銷售淡季時,奶農四處賣奶賣不動,企業趁機壓低原奶收購價格;而在銷售旺季時,奶農是誰出的價格高才賣給誰。奶農和企業的供需關系極其脆弱。
    這種狀況嚴重影響著市場奶源的供應,存在著發生市場波動的危險因素。而在市場發生波動時,最容易受傷的總是個體化、分散化的奶農。
    目前中國奶農中,飼養20頭以上的規模飼養比例僅僅占28.9%。一個事實是,奶農在乳品企業巨頭面前沒有議價能力。
    奶農嘗不到終端市場甜頭
    “奶農發生虧損,并不僅僅是乳品企業的問題,這是整個產業不健康的綜合反應?!倍螒陶f,例如,奶牛良種是奶業的基礎,奶牛的品種優良與否對原奶產量和質量的影響超過50%。但是國內目前并沒有建立起奶牛良種核心機制。
    一位業內人士認為,2007年8月之后,企業一改以往姿態,高價哄搶奶源,這和國際市場變化也有關系。由于國際市場上奶粉價格大漲,2007年國內進口奶粉大幅度減少,由過去的14萬噸減少到7萬噸,同時,出口奶粉卻翻了一番。這對于國內以奶粉為原料生產還原奶的企業來說,奶源驟然緊張起來。
    在原料奶沒有形成健康的收購價格機制狀況下,奶農和企業總是在“奶源充足——壓低價格”和“奶源緊張——抬價哄搶”的反復過程中積怨。
    而在上海乳業專家湯志慶看來,奶農們自身也有責任。在政府扶持下,許多農民一哄而上,在其沒有資金又沒有技術的情況下,貸款買奶牛,抵押房子牽來奶牛,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奶農。而當成本過重,原奶價格不好時,沒有經驗的奶農幾乎無力抵抗,只有采取極端的殺牛賣肉行為。
    上海奶業行業協會加工委員會主任顧佳升對此的看法是,乳品企業在市場上利用各種新名詞提升銷售,政府的優惠政策也總是向企業傾斜。但奶農們和終端市場的熱鬧幾乎沒有任何關系,收購價不僅不漲,反而由于飼養成本的提升,發生了實際虧損。
    業內公認的一個事實是,在奶產品利益鏈條上,銷售、包裝、加工等環節分得的利益超過80%,而提供原奶的奶農只能獲得不到20%的收益,但是,這個產業鏈條上承擔最大風險的卻是奶農,乳品企業享受著最大的利益。
    中美奶牛研究中心主任李勝利告訴記者,按照他的研究,在整個利潤鏈中,“奶農、企業、銷售物流”之間的分配比是“1∶2∶7”,大部分的利潤都在產品銷售過程中花掉了。
    讓奶農當股東?
    “在中國,奶牛養殖和原奶提供是一個高風險行當。這是我國奶業積累的深層問題?!?上海奶業行業協會加工委員會主任顧佳升認為。
    一直以來,國內的奶牛飼養一直是個體飼養和庭院飼養為主,飼養模式和條件落后,制約了中國乳品行業的發展。目前,雖然乳品企業都在開拓各自的奶源基地,但不少企業最終是在利用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中承諾的各種優惠條件進行無序擴張,并不注重優質奶源基地建設的細節。對于最需要引導扶持和風險規避的奶農,并沒有建立起一套合理的機制。
    中國奶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魏克佳指出,對于農民來說,飼養奶牛的經濟效益應遠遠高出平均水平。同樣規模的土地上種植牧草飼養奶牛,能夠達到谷物收益的10倍。但這種收益的實現首先要有機制前提。
    這個前提是,如國外先進農場那樣,讓奶農通過奶牛和原奶的資產入股,成為乳品加工廠的股東,讓養殖者和加工者的利益一致,使奶農的利益和乳品終端市場互動起來。這樣做的好處是,提高企業的競爭力和行業的抗風險力,有效降低行業的總體管理成本。更重要的是,最終提供給消費者的產品安全性將大大提高。
    例如,在新西蘭,如果有人要進入乳品加工行業,必須先成為奶農。也就是說,要先買牛,并且還要養牛,然后根據奶農養牛的數量,所提供原奶的數量和質量,申請購買乳品加工企業相應比例的股份。先進、合理的利益捆綁機制使新西蘭發展為全球乳業大國。
    根據國際乳品協會的統計,奶牛養殖、乳品加工、乳品銷售三個環節的投入比通常為7.5∶1.5∶1,但是這三個環節的利潤比卻為1∶3.5∶5.5。投入和產出不成比例的特性決定了,乳品產業鏈的上下游環節只有縱向滲透,即乳品加工者首先要成為養牛人,這樣才能解決利益分配和風險承擔不成比例的矛盾,將產業鏈上的各環節聯結起來,形成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平衡機制。

    曙光閑話
    綠色革命:換一種思路看問題
    國內幾大乳品企業實行的分散飼養,集中收購,公司加農戶的經營模式曾被人們普遍看好,被認為是解決中國農業產業化,農業現代化的一條切實可行的路徑,但現在看來仍然存在重大的缺陷。有關中國農村的制度性改革人們爭論了六十多年,是不是還要在這個問題上爭論下去呢?
    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在世界范圍內,特別是在亞洲國家掀起一場綠色革命,主要是水稻、小麥良種推廣及化肥、農藥、農業機械的普及。印度引進墨西哥的小麥改良品種,使全國的糧食產量幾乎翻了一番。在推廣矮桿、半矮桿改良品種的11個國家中,水稻畝產提高了63%,許多國家因此從糧食進口國變成了糧食出口國。農業科學技術的普及,極大地提高了農業單位面積產量,從根本上解決了困擾人類千百年來的糧食短缺的問題。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都認為,在這次農業的綠色革命中,科學技術在農業中的應用起了最關鍵性的作用,一般認為,科學技術在農業生產的貢獻率在70%以上,最高可達90%。
    但是在中國,人們的認識卻恰恰相反。盡管早在1956年,中國農民育種專家洪群英、洪春利就培育出了矮桿早秈良種系列,使畝產從200到250公斤提高到300到350公斤,這一農業良種改良運動一直持續到九十年代。但中國的經濟學家們并不認為這些年來中國糧食問題的解決主要是科學技術的貢獻,而認為這是“改變生產關系”的結果。
    實際上,農業科學技術的普及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農民幾千年未曾改變的耕作習慣,并使農業單位面積產量大大提高,但人們仍然認為:實行“家庭聯產承包制”是解決中國農業問題的關鍵。是“家庭聯產承包制”極大地解放了農村的勞動生產力,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使農業生產得到了極大的發展。而科學技術在農業發展起到了多大作用,則幾乎沒有什么人提及。從這一點上來說,這是經濟學家們對中國農業改革與其他國家的農業改革在認識上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同。
    在這種情況下,對于解決當前農業問題的判斷就會有兩個不同的方向。一個是以科學技術為主要內容的突破;一個是以改進生產關系為主要內容的突破。
    如果是以科學技術為主要內容的突破,那我們的一切政策就要以如何提高農業科技生產力為方向去進行設計和改革。如農業、畜牧業技術的研究和推廣,成果轉化,普及應用等等。
    如果是改進生產關系為主要內容的突破,那就是繼續在理順價格、雙層經營、公司加農戶等生產組織方式上進行嘗試。
    當然,這一切的努力最終的結果都要表現在生產力的提高上,在實際工作中兩者也是無法完全分開的,但一定是有所側重的。而不能像現在這樣稀里糊涂地進行。在沒有明確方向的“改革”中,一切成果都是得不到客觀評價的。有人這樣形容農民對我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評價:我們感謝袁教授,他使水稻產量大大提高,但我們也埋怨袁教授,他讓糧食變得不值錢。
    從歷史的眼光看,我們在農業生產關系上的改革進行了近六十年的試驗,但我們至今仍然不敢說徹底解決了這方面的問題,但如果我們換個思路想想,小平同志說,科學技術也是生產力嘛!生產力的發展才是社會發展的原動力。也許會是另一種天地。當懷揣著“每頭牛每年至少能帶來3000元純收入”財富夢想的奶農們經歷了飼養成本上升、原奶收購價格下滑的打擊,以及面臨“負債”、“破產”等嚴酷局面時,他們總結出“奶擠得越多,虧得越大,牛養得越多,賠得越厲害”的順口溜,最終奶農們選擇了“逃離”奶牛養殖業。
    本報記者調查發現,雖然乳品企業壓低原奶收購價直接導致了奶農們的蝕本,但乳品企業也有一肚子苦水:各生產環節的成本上升、惡性競爭下的零售價格低迷……
    盡管奶農和乳企各自都有難言之處,但在利益鏈上,“虧損壓力”的傳導方向始終都是從乳品企業滑向奶農。這種畸形的傳導體系背后揭示出中國的乳業上下游之間長期缺乏的“利益共同機制”。

    一線調查
    中國奶農在“乳業牛市”中破產
    一個個養牛小區的鐵柵欄門緊鎖著,一排排牛舍空空如也,一片片奶牛飼養基地已被茁壯成長的玉米占領。
    這是記者7月9日在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鎮的奶?;乜吹降膱鼍?。
    曾經中等收入的農民,在擁有幾十頭黑白花奶牛、經歷了近幾年奶價“過山車”式的大起大落后,不得不接受“破產”、“負債”的結局。
    據記者調查,目前舍伯吐鎮當地超過一半的奶農正“逃離”奶牛飼養業,他們或重新務農,或轉而飼養價格看漲的豬,或是出走他鄉打工還債。
    “牛吃的是血汗,擠出的是白水”
    老趙的噩夢從黑白花奶牛開始。
    早在2003年時,一家大型乳品企業為了拓展奶源基地,與內蒙古通遼市政府達成協議,入駐通遼市,同時在當地成立乳業公司。
    通遼市當時大約有1000戶奶牛養殖戶,該乳業公司與政府聯姻的目的,就是為了鼓勵農戶、下崗職工以及有一定資金實力的人們參與奶牛養殖,而政府和該乳業公司給予各種優惠政策。
    據老趙回憶,當時的宣傳口號是:每頭牛每年至少能帶來3000元的純收入。如此算來,10頭就是3萬元,100頭每年就能盈利30萬元。
    在盈利公式的刺激之下,通遼市轄各旗村鎮的人們紛紛轉行,開始養殖奶牛。
    老趙,名趙玉銘,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鎮人。2003年,當趙玉銘的生活開始蒸蒸日上時,中國的乳品行業正在“瘋狂”地展開爭奪奶源地的大戰。前述乳業公司正是此時通過當地政府,號召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的人們飼養黑白花奶牛,并在通遼市各鄉鎮建立牛奶收購站,奶站院內建養牛小區,奶農可申請在養牛小區內自建牛舍。所有牛奶由奶站集中采收,然后向乳業公司供奶。
    趙玉銘是在2004年下半年買下了當地農業銀行拍賣的45頭牛,總價45萬元,趙玉銘只有通過當地農行貸款才能買牛??茽柷咦笠碇衅燹r業銀行支行向趙玉銘提出的條件是,趙須以房產做抵押,先支付15%的訂金,即7萬元現金,銀行便可提供其余85%的貸款。
    2004年11月,趙玉銘辦理房產估價時得知其旅店和牛舍的估價額不能全額抵押,趙玉銘只有向鄰居老郭求助。鄰居老郭同意將家宅和其名下的修理鋪作為抵押。老趙這才湊齊了購牛所需的全部貸款。
    根據奶農、奶站、乳業公司所簽訂的三方協議,2004年至2007年,乳業公司向奶站收購牛奶的價格預定為1.72元/公斤。不幸的是,在此之后,1頭牛每天需要的近10斤飼料的價格開始不停地在上漲而原奶收購價卻降到過1.6元/公斤。
    “牛吃的是血汗,擠出來的卻變成了白水?!崩馅w形容說。
    飼料價格不斷上漲的同時,乳品企業之間的促銷大戰也硝煙彌漫,在超市中出現過牛奶比水賤的怪現象。
    2004年6月至2007年6月,3年時間里趙玉銘通過向乳業公司供奶收入6萬元,出售公牛犢收入3500元,總計收入63500元。而在這三年里,趙玉銘建牛舍、購買草料、藥費及配種、飼養員工資等開支總共345000元,3年虧損額達281500元。除此之外,還有更嚴重的蝕本。趙當初先期定金及抵押貸款45萬元買來的45頭奶牛,3年下來總的利息已達8萬元,在2007年年底,趙玉銘無奈將45頭牛全部轉讓時,只賣了14萬元,一進一出外加銀行利息,使趙玉銘虧掉39萬元。
    最終,趙玉銘不堪成本壓力,以菜牛的價格處理掉了45頭奶牛。當初45萬元買來的奶牛,現在只變賣了14萬元,平均每頭2500元。
    目前,失去了房子和一生積蓄的趙玉銘,跨進了他人生第53個年頭,他決定將老伴留在舍伯吐鎮郵局旁邊租來的房子里,趙玉銘自己獨身一人去了沈陽打工,接下來的歲月里,他要為貸款而勞作。
    成本壓力強“?!彼y
    據了解,直到2008年1月,原奶收購價格才開始有所上漲,而在此之前,養牛戶已出現大面積虧損。奶農在不堪重負下宰牛賣牛的事時有所聞。
    王文達是舍伯吐鎮上另外一位養牛大戶,但這已經成為往事。王現在每天的重點工作是去地里照看他的莊稼。
    “以前我們在鎮上開招待所、飯店,住的是樓房?!闭驹谝慌排I崆暗脑鹤永?,王文達的妻子指著旁邊的兩間簡易房,“要不是因為養牛,我們現在能住這破地方!走錯一步??!”
    王文達的牛舍中,最多時有20多頭黑白花奶牛,這些奶牛的平均購買成本價都在1萬元以上,四五年過去了,王文達還遠遠沒有收回成本,最終奶牛被一頭頭低價處理掉了?,F在,他的牛舍就要改為豬圈了:處理掉剩下的奶牛;飼養價格看漲的豬。
    “今年上半年牛奶收購價倒是從以前的0.8元/斤漲到了1.3元/斤,可是很快就落到了1.2元/斤,誰知道以后還會怎樣?!蓖跷倪_的妻子抱怨。
    記者了解到,幾年間飼養奶牛用的玉米從0.5元/斤漲到了0.9元/斤,豆餅從2500元/噸漲到了3800元/噸(相當于從1.25元/斤漲到1.9元/斤),精飼料從每斤0.8元漲到了1.2元,此外水電價格也已上漲超過10%。一頭成年母牛一天需要的40公斤粗、精飼料以及人工、水電等費用,總計將近60元,這就意味著,在當前原奶收購價為2.4元/公斤的狀況下倒推計算,一頭牛每天要出產25公斤牛奶才剛剛不賠本。
    “每天都能擠25公斤奶水的奶??刹欢嘁姲??!备屚跗迵牡氖?,原奶收購價格雖然漲了,可不知道什么時候還會突然落回去。
    “還有,乳業公司收奶時定的各項標準特別多,如果原奶質量不達標,就要降價收購?!蓖跷倪_的妻子還記得,在牛奶收購價格還是0.8元/斤的時候,如果檢測出原奶有一項指標不達標,收購方就只給出0.5元/斤的低價。
    “這個價格實在賠得不行,我就賭氣不給他們??赡敲炊嗄桃膊蝗绦牡沟?,我就騎著摩托車跑一天,零賣400斤奶,回來后渾身酸痛?!边@種記憶令王妻終生難忘,也讓她對飼養奶牛有了一種抵觸和恐懼。
    自2003年而始的養牛熱,因政府的鼓勵、企業的宣傳以及誘人的贏利前景的刺激而興起。
    事實上,當年各個鄉鎮都下達了養牛的任務。蒙古族奶農馬兆瑙(音譯)告訴記者,2003年出臺飼養奶牛優惠文件的同時,上級政府還給各個鄉鎮下達了養牛的任務,“舍伯吐鎮的任務是養500頭奶牛?!?br /> 而今,剛剛過了不到五年,鎮上僅有的兩個養?;?,一個已經全部將牛賣掉關閉了,另外一個也就是馬兆瑙所在的奶?;?,基地內14個養牛小區,已經有8個小區完全退出,“基地內從鼎盛時的200多頭奶牛,減少到了現在的不到100頭?!?br /> 馬兆瑙所認識的大多數奶農,都是在2003年前后從各行各業轉行干起奶牛養殖的,在這股熱潮下隨波逐流,奶農們的命運也隨奶價沉浮。
    記者了解到,目前的狀況是,全通遼市大約5000戶奶牛養殖戶,其中70%的奶農的收入只能達到1年1000元/頭,另外30%均處于虧損狀況。越來越多的奶農都在想方設法退出這個行業。
    “不管價格怎么回升,我也不養牛了”
    被奶?!皞绷说哪剔r,大批地逃離奶牛飼養行業,這種狀況不僅出現在內蒙古。在新疆奶牛大縣呼圖壁縣,一些奶農不堪成本提高、奶價波動的風險,開始大量出售奶牛。在山西傳統的奶牛飼養區山陰縣,奶農們將奶牛送進了屠宰場。
    2007年8月,飼料價格已經持續上漲了一段時間,飼料價格上漲直接傳導給了生豬,豬肉價格翻了一番。但與此同時,同樣需要飼料的原奶收購價格卻原地不動,這種狀況從2006年開始,一直持續到2007年8月。這期間,乳品企業的低價促銷以及捆綁銷售卻在各地市場頻繁推出,這又造成不正常的原奶低價收購更加難以改觀。
    “奶擠得越多,虧得越大,牛養得越多,賠得越厲害?!边@句奶農編的順口溜反映了他們普遍的遭遇,因此內蒙古、河北以及山西等地區出現了集中宰殺奶牛的現象,一些母牛犢被直接批量宰殺。
    更悲哀的是,當全球農產品上漲,奶業迎來歷史最好的發展機遇,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國外奶農收入翻番時,中國奶農卻在抹著眼淚賣牛宰牛。
    根據統計,國際市場牛奶價格在過去10年中漲幅不過20%,而在2008年的前三個月里漲幅超過了100%。此輪兇猛漲勢的背景,是全球通貨膨脹尤其是農產品價格大幅度上漲。
    “國內奶農承受著與國際奶農同樣高價格的飼料成本,而國內的原奶收購價格卻上漲有限?!币晃粯I內人士指出。
    奶牛營養博士喬富龍認為,中國乳品安全的巨大責任,實際上是由高度無組織而又最為無助的廣大奶農在承擔。
    近日,內蒙古蒙牛乳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楊文俊表示,預計奶價下降不會持續很久,包括新希望乳業控股總經理李成云在內的多位行業人士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有業內人士預測,原奶價格預計入冬后將回升。
    “不管價格怎么回升,我們也不養牛了?!币呀浽谏蜿柎蚬さ内w玉銘回應記者。
    新聞DNA
    乳企惡性競爭引發利潤集體下降
    “乳品企業不是惡魔?!蹦剔r被擠壓的同時,一家乳品企業的負責人也有一肚子苦水,“ 原奶收購價格、包裝成本、運輸成本、人力成本、輔料成本以及營銷成本,哪一項不在大幅度上漲?”
    但奇怪的是,在終端市場上,乳品企業卻并不敢輕易提價。
    成本倒逼
    成本上漲的煩惱,從第一環節“原奶收購”開始,便對乳品企業進行滋擾。
    2008年,以內蒙古地區為例,原奶收購價格從0.8元/斤已經上漲到了1.2元/斤,上漲幅度達到了50%。
    乳業公司收下鮮奶后,原奶要裝上奶罐車運輸到加工廠,這個環節的主要消耗的是汽油,而汽油價格在最近兩次價格調整中上漲幅度就超過20%。
    原奶送抵工廠后,要經過殺菌冷卻,其間消耗的電價也已經上調。
    最后,牛奶送上包裝流水線,所用的百利包(塑料)和利樂枕、利樂磚等價格均有不同幅度的上調。
    以上各個環節中,必不可少的人力成本,在漲幅最大的地區,1年內上漲幅度達到了50%。
    “牛奶下線后,成品奶從工廠經冷藏物流車運輸,最后在超市上架,交進場費、堆頭費等,還得讓乳品企業掉一層皮?!眱让晒拍橙槠菲髽I負責人訴苦,今年以來,這家乳品企業的營銷費用已經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0%。
    與此同時,乳品企業在終端市場上的銷售價格上漲幅度有限,一般控制在25%以內,小心翼翼地維持著價格和市場份額之間的平衡。以蒙牛和伊利為例,兩家企業的利樂枕小包純牛奶原價為1.8元、1.7元,經過兩次調價后,目前價格為2.2元、2.0元,上漲幅度為22%和18%。
    上述內蒙古某乳品企業的負責人估算,從2007年初開始,乳品企業的成本上升幅度已經達到了40%~50%,而終端市場的零售價格最多上調25%。
    河北乳品企業三鹿集團的年報顯示,2007年,其主營業務收入達到了100億元,同比增長15%,但是利潤下降幅度卻達到了兩位數。根據河北省食品工業協會統計數字,2007年,河北省乳制品行業銷售收入達到了197億元,同比增長35%,但是利潤卻下降了17%。顯然,在企業成本急劇上升的同時,終端市場的激烈競爭,使得牛奶成品價格上調空間縮小。
    市場份額之爭
    “目前我國大型乳品加工企業的利潤率只有3%~7%左右。由于乳品加工企業在銷售市場上的殘酷競爭,大部分中小加工企業處于虧損狀態?!敝忻滥膛Q芯恐行闹魅卫顒倮f。
    盡管承受著各種成本不斷上漲的壓力,乳品企業卻并不愿動用上調零售價格的手段。
    相反,最近在超市賣場內各大乳品企業反而在下調價格,乳品買贈、打折等促銷活動愈演愈烈。
    在北京朝陽區一家京客隆超市內,原價40多元的16包光明優+純牛奶,打出了19元的促銷價。蒙牛、伊利等品牌的奶產品也不甘示弱,買贈活動花樣迭出。
    “這是市場份額之爭在做祟?!鄙虾c懱ゃ懹^乳業營銷咨詢公司總經理勞兵認為,這個行業內的市場份額之爭被看做是未來的生死之爭。
    以北京為例,在市場份額之爭中,最慘烈的戰斗發生在蒙牛、伊利、光明和三元之間,四家廠商的同一種類乳品,價格通常相差很小,如果其中有一家降價,其余三家馬上跟進。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幾家乳品企業背后,都若隱若現地游走著資本的影子。這些資本方的獲利欲望,不斷驅趕著企業絞盡腦汁搶占市場份額,以使企業規模得以擴張。
    以蒙牛為例,2004年上市前夕,蒙牛與外資股東摩根·斯坦利、鼎暉和英聯投資簽訂協議:蒙牛要在未來3年內年復合增長率達到50%,否則蒙牛管理層就必須將所持7.8%的公司股權7830萬股,轉讓給三大外資股東。自此,蒙牛開始了瘋狂的擴張。2005年,蒙牛收入突破108億元,比2004年增長50.1%,2006年收入162億元,比2005年又增長了50%, 2007年蒙牛收入達到了213億元,比2006年增長31.2%。3年時間,蒙牛收入暴漲296%,與此同時,蒙牛也登上了中國乳業第一品牌和最大市場份額的寶座。
    漲價悖論
    2008年3月26日,國家發改委發布公告,同意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和石家莊三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分別向國家發改委提交的提高部分純牛奶價格的申請。此次申請中,光明和三鹿的提價幅度分別被允許為14%和10%。
    這一公告,事實上宣布了政府對牛奶零售價格的放開。但是,乳品企業自身卻陷在了高成本壓力和無法相應提價的兩難之中。
    讓企業不敢輕易提價的原因,除了上述市場份額之爭、收入增長的壓力外,還有產奶高峰和消費高峰期總是不合拍的因素。在乳品行業,每年10月至第二年4月,被認為是枯奶期,奶牛產量只有高峰期的三分之一,但是這個時期卻是牛奶的消費高峰期。4月份以后,天氣變熱,原奶生產高峰期到來,同時也是乳品企業的生產旺季,但是這個階段卻是公認的乳品消費淡季。
    此外,牛奶是一種具有消費彈性的產品。大幅度的提價,勢必會影響總體營收和乳品企業規模擴張,而這兩者都是乳品企業或者其背后資本方所特別看重的。
    國家統計局的數字顯示,全國城鎮居民人均乳制品消費量已經開始下降,2006年,人均每季度乳制品消費量為6.37公斤,2007年為6.5公斤,而2008年1季度消費量下降為5.7公斤,與2007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為12%。
    上述京客隆超市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進入2008年4月份以后,保質期到期時還未銷售掉的牛奶,數量明顯增多?!翱赡苁且驗榕D虧q價了,影響了消費?!币虼?,在銷售受挫的現實下,盡管各種成本高企,乳品企業還是不得不選擇降價促銷。

    新聞視界
    “利益捆綁機制”缺乏
    奶農與乳企:由“共贏”走向“互損”
    “本來應該是一個產業鏈上的共贏體,卻變成了無時無刻不在斗的矛盾體?!边@是農業經濟學會會長段應碧對中國目前乳品企業和奶農關系的感嘆。
    銷售淡季時,奶農四處賣奶賣不動,企業趁機壓低原奶收購價格;而在銷售旺季時,奶農是誰出的價格高才賣給誰。奶農和企業的供需關系極其脆弱。
    這種狀況嚴重影響著市場奶源的供應,存在著發生市場波動的危險因素。而在市場發生波動時,最容易受傷的總是個體化、分散化的奶農。
    目前中國奶農中,飼養20頭以上的規模飼養比例僅僅占28.9%。一個事實是,奶農在乳品企業巨頭面前沒有議價能力。
    奶農嘗不到終端市場甜頭
    “奶農發生虧損,并不僅僅是乳品企業的問題,這是整個產業不健康的綜合反應?!倍螒陶f,例如,奶牛良種是奶業的基礎,奶牛的品種優良與否對原奶產量和質量的影響超過50%。但是國內目前并沒有建立起奶牛良種核心機制。
    一位業內人士認為,2007年8月之后,企業一改以往姿態,高價哄搶奶源,這和國際市場變化也有關系。由于國際市場上奶粉價格大漲,2007年國內進口奶粉大幅度減少,由過去的14萬噸減少到7萬噸,同時,出口奶粉卻翻了一番。這對于國內以奶粉為原料生產還原奶的企業來說,奶源驟然緊張起來。
    在原料奶沒有形成健康的收購價格機制狀況下,奶農和企業總是在“奶源充足——壓低價格”和“奶源緊張——抬價哄搶”的反復過程中積怨。
    而在上海乳業專家湯志慶看來,奶農們自身也有責任。在政府扶持下,許多農民一哄而上,在其沒有資金又沒有技術的情況下,貸款買奶牛,抵押房子牽來奶牛,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奶農。而當成本過重,原奶價格不好時,沒有經驗的奶農幾乎無力抵抗,只有采取極端的殺牛賣肉行為。
    上海奶業行業協會加工委員會主任顧佳升對此的看法是,乳品企業在市場上利用各種新名詞提升銷售,政府的優惠政策也總是向企業傾斜。但奶農們和終端市場的熱鬧幾乎沒有任何關系,收購價不僅不漲,反而由于飼養成本的提升,發生了實際虧損。
    業內公認的一個事實是,在奶產品利益鏈條上,銷售、包裝、加工等環節分得的利益超過80%,而提供原奶的奶農只能獲得不到20%的收益,但是,這個產業鏈條上承擔最大風險的卻是奶農,乳品企業享受著最大的利益。
    中美奶牛研究中心主任李勝利告訴記者,按照他的研究,在整個利潤鏈中,“奶農、企業、銷售物流”之間的分配比是“1∶2∶7”,大部分的利潤都在產品銷售過程中花掉了。
    讓奶農當股東?
    “在中國,奶牛養殖和原奶提供是一個高風險行當。這是我國奶業積累的深層問題?!?上海奶業行業協會加工委員會主任顧佳升認為。
    一直以來,國內的奶牛飼養一直是個體飼養和庭院飼養為主,飼養模式和條件落后,制約了中國乳品行業的發展。目前,雖然乳品企業都在開拓各自的奶源基地,但不少企業最終是在利用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中承諾的各種優惠條件進行無序擴張,并不注重優質奶源基地建設的細節。對于最需要引導扶持和風險規避的奶農,并沒有建立起一套合理的機制。
    中國奶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魏克佳指出,對于農民來說,飼養奶牛的經濟效益應遠遠高出平均水平。同樣規模的土地上種植牧草飼養奶牛,能夠達到谷物收益的10倍。但這種收益的實現首先要有機制前提。
    這個前提是,如國外先進農場那樣,讓奶農通過奶牛和原奶的資產入股,成為乳品加工廠的股東,讓養殖者和加工者的利益一致,使奶農的利益和乳品終端市場互動起來。這樣做的好處是,提高企業的競爭力和行業的抗風險力,有效降低行業的總體管理成本。更重要的是,最終提供給消費者的產品安全性將大大提高。
    例如,在新西蘭,如果有人要進入乳品加工行業,必須先成為奶農。也就是說,要先買牛,并且還要養牛,然后根據奶農養牛的數量,所提供原奶的數量和質量,申請購買乳品加工企業相應比例的股份。先進、合理的利益捆綁機制使新西蘭發展為全球乳業大國。
    根據國際乳品協會的統計,奶牛養殖、乳品加工、乳品銷售三個環節的投入比通常為7.5∶1.5∶1,但是這三個環節的利潤比卻為1∶3.5∶5.5。投入和產出不成比例的特性決定了,乳品產業鏈的上下游環節只有縱向滲透,即乳品加工者首先要成為養牛人,這樣才能解決利益分配和風險承擔不成比例的矛盾,將產業鏈上的各環節聯結起來,形成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平衡機制。

    曙光閑話
    綠色革命:換一種思路看問題
    國內幾大乳品企業實行的分散飼養,集中收購,公司加農戶的經營模式曾被人們普遍看好,被認為是解決中國農業產業化,農業現代化的一條切實可行的路徑,但現在看來仍然存在重大的缺陷。有關中國農村的制度性改革人們爭論了六十多年,是不是還要在這個問題上爭論下去呢?
    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在世界范圍內,特別是在亞洲國家掀起一場綠色革命,主要是水稻、小麥良種推廣及化肥、農藥、農業機械的普及。印度引進墨西哥的小麥改良品種,使全國的糧食產量幾乎翻了一番。在推廣矮桿、半矮桿改良品種的11個國家中,水稻畝產提高了63%,許多國家因此從糧食進口國變成了糧食出口國。農業科學技術的普及,極大地提高了農業單位面積產量,從根本上解決了困擾人類千百年來的糧食短缺的問題。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都認為,在這次農業的綠色革命中,科學技術在農業中的應用起了最關鍵性的作用,一般認為,科學技術在農業生產的貢獻率在70%以上,最高可達90%。
    但是在中國,人們的認識卻恰恰相反。盡管早在1956年,中國農民育種專家洪群英、洪春利就培育出了矮桿早秈良種系列,使畝產從200到250公斤提高到300到350公斤,這一農業良種改良運動一直持續到九十年代。但中國的經濟學家們并不認為這些年來中國糧食問題的解決主要是科學技術的貢獻,而認為這是“改變生產關系”的結果。
    實際上,農業科學技術的普及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農民幾千年未曾改變的耕作習慣,并使農業單位面積產量大大提高,但人們仍然認為:實行“家庭聯產承包制”是解決中國農業問題的關鍵。是“家庭聯產承包制”極大地解放了農村的勞動生產力,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使農業生產得到了極大的發展。而科學技術在農業發展起到了多大作用,則幾乎沒有什么人提及。從這一點上來說,這是經濟學家們對中國農業改革與其他國家的農業改革在認識上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同。
    在這種情況下,對于解決當前農業問題的判斷就會有兩個不同的方向。一個是以科學技術為主要內容的突破;一個是以改進生產關系為主要內容的突破。
    如果是以科學技術為主要內容的突破,那我們的一切政策就要以如何提高農業科技生產力為方向去進行設計和改革。如農業、畜牧業技術的研究和推廣,成果轉化,普及應用等等。
    如果是改進生產關系為主要內容的突破,那就是繼續在理順價格、雙層經營、公司加農戶等生產組織方式上進行嘗試。
    當然,這一切的努力最終的結果都要表現在生產力的提高上,在實際工作中兩者也是無法完全分開的,但一定是有所側重的。而不能像現在這樣稀里糊涂地進行。在沒有明確方向的“改革”中,一切成果都是得不到客觀評價的。有人這樣形容農民對我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評價:我們感謝袁教授,他使水稻產量大大提高,但我們也埋怨袁教授,他讓糧食變得不值錢。

    相關文章

    如何預防奶牛布氏桿菌???

    如何預防奶牛布氏桿菌???

    防治措施布氏桿菌病可以采用抗生素結合維生素的方法來治療,但為了防止病原傳播,還是建議將患病奶牛全部撲殺,并進行焚燒深埋。下面是幾種藥物治療方法,可以供您參考。(1)口服四環素,50毫克/千克體重,...

    牛高產管理重引水

    牛高產管理重引水

    科學合理的飲水對奶牛的生命活動、產奶性能均具有重要作用。水占奶牛體重的65%左右,牛奶中含水量達5%以上。日產奶50千克的奶牛,日需水量50千克~70千克??梢娝翘岣吣膛.a奶量不可缺少的重要物質...

    抓好“三管”提高奶牛產量

    抓好“三管”提高奶牛產量

    圍產期管理奶牛圍產期是指奶牛分娩前后各15天內的30天時間。它包括了奶牛妊娠后期和泌乳初期兩個時期,這一期間奶牛的飼養管理應注意以下五點:限量補鈣。對分娩前15天內的奶牛,要實行低鈣日糧飼養,使奶...

    肉牛的中暑的原因、癥狀及防治方法

    肉牛的中暑的原因、癥狀及防治方法

    現如今夏季的溫度是越來越高了,而高溫對于肉牛是一種極大的考驗,高溫極易使它出現中暑的癥狀,嚴重時會導致肉牛脫水死亡,對于肉牛養殖危害極大。那么肉牛中暑的原因、癥狀是怎樣的?又該如何防治?一起來親農...

    肉牛養殖技術要點把握

    肉牛養殖技術要點把握

    肉牛養殖技術目前成為被搜索引擎大量搜索的一個詞匯,可見很多養殖戶對肉牛養殖技術的需求性,養好肉牛需要注意很多問題,品種要好,要懂技術、會管理,有良好的草料資源,圈舍衛生要搞好,定期消毒和防疫。...

    春季養奶牛五個環節的最佳溫度

    春季養奶牛五個環節的最佳溫度

    一、牛舍溫度奶牛耐寒不耐熱,但寒冷要有一定限度,一般奶牛最適宜的溫度為12℃-14℃,懷孕奶牛與泌乳奶牛最適宜的溫度為16℃-20℃;泌乳奶牛舍溫高于24℃或低于-4℃,則產奶量減少;犢牛最適宜的...

    嘟嘟嘟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动漫,不知火舞AV无码国产精品,不要好爽A片
  • <td id="a062e"></td>
  • <bdo id="a062e"><center id="a062e"></center></bdo>
    <xmp id="a062e">
    <table id="a062e"><table id="a062e"></table></table>